《殺手沒有假期》的原英文片名是《In Bruges》(在布魯日)。布魯日?那是甚麼鳥地方?哈,這也是片中的菜鳥殺手一開始的疑問與咒罵。大部分人或許可以輕鬆說出歐洲二、三十個城市名稱,可是卻不曾聽聞布魯日這個小鎮。


它是位於比利時的一個古城,可說是歐洲保存中世紀建築最好、最完整的地方。我恰好於今年七月曾到此一遊,置身當地宛如時光倒流,進入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不但步調自然放慢下來,心情也跟著寧靜放鬆。

 

那麼,殺手跑來這與世無爭的純樸小鎮幹嘛?原來菜鳥殺手在一次任務中誤殺了一個小男孩,他的老大遂要引他入行的老殺手帶他到布魯日避避風頭,再等老大的進一步指示。孰知老殺手得到的命令竟然是要他下手殺掉菜鳥殺手,老殺手不忍下手,決定抗命,老大只好親臨動手,三人的衝突與槍戰於焉展開。

說是槍戰,卻是到了接近片尾才展開,而且也沒有英雄片中的帥氣動作。我不曉得有沒有人因為片名有「殺手」二字,而對這部電影產生錯誤期待。它既沒有典型動作片的緊湊節奏與火爆場面,也沒有驚悚片的懸疑氣氛,或鬥智片的巧妙詭計。當然它更不是蕩氣迴腸的愛情文藝片,也不是諷刺惡搞的笑鬧喜劇片,呃,其中是有荒謬的幽默元素,但可沒有歡樂的結局。

 

不過,這並不表示它是一部甚麼都不像的爛片,相反地,這是一部奇特的佳片,只是你要有點兒耐心,因為得等到後半部才呈現出導演要傳達的訊息。那麼,該如何給這部電影歸類呢?或許可以將它貼上「黑色喜劇」,不過它骨子裡其實是個成人童話。

怎麼說呢?首先,菜鳥殺手其實是個純真的人(柯林法洛的大眼睛成功地表達出純真受驚的眼神),他對陌生人也都實話實說,毫不掩飾地表達內心感受。他對誤殺小男孩一直感到自責,甚至無法原諒自己到企圖自殺。嗯,我認識一個充滿正義感的警察,叫馬修‧史卡德,也是誤殺小女孩,他同樣自責不已,可他也不過辭掉警察工作,變成酒鬼。他都沒有自殺贖罪,一個殺手竟然要自殺才能心安?可見他是多麼純真的人。

再說到老殺手,一個執行過多少殺人任務的老鳥,竟然下不了手,還阻止菜鳥殺手的自殺,只因為他相信應該給他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為了這個年輕人,他寧可放棄自己的生命;這種捨己救人的犧牲精神一般人都難以做到了,而他,可是個殺手,所謂的壞人噯!

 

說到壞人,那個滿嘴髒話、暴躁易怒,下格殺令的老大總應該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壞蛋了吧?且慢,他並非為了殺人滅口或兔死狗烹才下格殺令,而是因為對他而言,殺死兒童是個無法原諒的大忌,有違殺手的榮譽。他的榮譽感也讓他在面對老殺手毫不反抗自甘受死時,無法予以處決,僅僅射傷其大腿為懲誡。這樣的榮譽感甚至讓他在追殺菜鳥殺手後,以為自己也誤殺一位小男孩而當場飲槍自盡。

 

三個專取人性命的殺手竟然為了心中的信念而甘願捨棄自己的性命,這不是童話故事裡才可能發生的事嗎?而這麼浪漫的事當然只能發生在布魯日這種地方,一方面是因為宛如童話般的高尚情操,當然要搭配連片中老大與老殺手都認為美得像童話的地方。

 

另一方面是因為導演馬丁‧麥克多納所要緬懷的美好價值:純真、犧牲、榮譽,就如同中世紀的古老建築在現今世上已所剩無幾;但就像布魯日的古老建築仍能獲得完善保存,導演也希望這三個殺手所體現的高貴情操能繼續留存下去吧!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