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在上一篇《靈魂出竅,人人做得到中提到,曾在Discovery頻道看到的利用鏡子治療截肢病患幻肢痛的實驗,原來就是《尋找腦中幻影》一書的作者——拉瑪錢德朗(以下簡稱拉瑪)醫生的奇想。

 

其實印度裔的拉瑪醫生在想出這麼有創意的方法之前,已經有六年的幻肢病例臨床經驗。所謂幻肢就是指因傷病而截肢的病患仍覺得被截去的手或腳仍然存在,這可不只是模糊的感覺而已,而是真實得宛若幻肢還連在身體上,有些甚至可以隨意念活動自如。而幻肢痛就是被截肢的手臂在手術之前的疼痛感,會一模一樣的隨著幻肢保留下來。

為甚麼會有如此奇特的現象?一種看法認為純粹是病人無法接受截肢的事實,因而產生的妄想。若是如此,應該過了一段時間後,幻肢就會消失,但是有很多病例卻歷經數年甚至數十年,幻肢依然存在。更遑論大部分病人其實是希望它消失不見的。

 

另一種解釋則認為截肢端的神經會形成神經瘤,神經瘤因為發炎或受刺激而產生的紛亂訊息令大腦以為失去的手或腳仍然存在。不過當有些醫生為了解除病人的幻肢痛,試圖將截肢端到脊椎的神經通路予以截斷,結果卻無效,病人仍然清楚感覺到幻肢,及疼痛。可見神經瘤並非真正的原因。

直到一九九二年拉瑪醫生才提出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解釋,其中關鍵得從一九四○年代說起。當時有一位加拿大腦外科醫生潘菲爾德(Wilder Penfield)用局部麻醉替病人開腦,於是他得以用電極刺激病人大腦不同部位,並詢問病人有何感覺。結果他發現刺激大腦中央的兩側表面不同區域,病人相對應的身體部位就會有感覺。一九五一年他發表了研究成果:從大腦頂端的內側一路延著表面到底部依序分別是:生殖器、腳、軀幹、手、臉、嘴唇,然後是喉嚨;就像下面這張圖。

 

 

插個題外話,電影《銀翼殺手》的原著小說是菲利普‧狄克在一九六八年發表,書中人物用的「情緒感官調節器」叫做潘菲爾德裝置,名稱正是從此處而來。後來在席維斯史特龍與珊卓布拉克合演的電影《超級戰警》中,也是描述未來的人類用類似的裝置得到高潮來取代真槍實彈的作愛。

言歸正傳。一九九一年,一位科學家將猴子的手臂到脊椎的神經切斷,如預期的,當碰觸猴子的手臂時,在潘菲爾德醫生所發現大腦的手區不會出現反應,但出乎意料的是,碰觸猴子的臉頰竟然同時在大腦的臉區與手區都造成反應!拉瑪醫生在讀到這篇實驗報告後,立刻聯想到這是否可以解釋幻肢的成因。那隻猴子當然沒辦法說出牠的臉頰被碰觸時的感覺,不過拉瑪醫生可以找現成的病人來試驗。

果然當截肢病患臉頰上不同部位被觸摸時,他也會覺得幻肢的不同手指頭被觸摸。會不會是當病患講話、咀嚼、微笑,或任何引發臉部神經被觸動時,幻肢就會栩栩如生的出現?我們可以從潘菲爾德的腦圖上發現手部區域緊臨著臉部區域,會不會是臉區的腦神經細胞產生的脈衝擴散到了手區?而這不時而來的刺激遂令大腦的頂葉建立了幻肢的身像?

後來拉瑪醫生還發現了視覺也會改變大腦所建立的自我身像,遂成功的用鏡子來騙過病人的大腦,讓腦中的幻肢疼痛消失。後來才有瑞典科學家利用視覺與觸覺進一步製造靈魂出竅與附體的感覺。

對此拉瑪醫生下了個註解:『你自己的身體是一種幻象,是腦為了方便才暫時建造的。』我想他的意思是:我們一直認為「我」是一個清清楚楚、客觀存在的實體,但你以為的「我」其實是身體的感官將各種訊息送到大腦後,在腦中重組的形象。

原來如此,難怪我每天早上刷牙洗臉,看著鏡中的臉孔,常會覺得比較像是個陌生人。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