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  

 

禮儀師跪坐於死者旁,肅穆如佛像。他掀起白布,細心而專注地為死者淨身更衣,宛如進行某種神聖的宗教儀式。而他雙手的動作又令人不禁聯想到舞台上的演奏家,台下觀眾不由得屏息凝神,也是肅穆地靜靜觀賞。



送行者-2  

 

生死固然大事也,但我從不曾想過為死者裝扮最後遺容這件事會是如此莊嚴動人的過程,其中的關鍵當然就是禮儀師這個角色。看到禮儀師對遺體待之以誠、以敬、以禮,在旁的親友,以及我們觀眾,不由得跟著肅然起敬。尤其見到死者慘白的臉孔經由禮儀師的巧手恢復成宛若沈睡的安詳面貌,更是令人感動。

 

表面上看來,這一切似乎都是為了死者,讓他(她)得以尊嚴的踏上最後一程。其實,我認為更重要的還是為了生者——為了喚起生者對亡者的情感。

 

人之往生,往往因意外災害或遭病魔摧殘,當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時,多已面容憔悴枯槁,令人難以想像「它」竟是原來的親人。多年前我至醫院探望已近彌留狀態的阿嬤,就是無法將眼前的她與記憶中的阿嬤聯想在一起。何況死亡總是令人畏懼厭惡的,面對一個充滿死亡氣息的屍體,縱是至親至愛,心中多多少少會裹上一層繭,阻隔了原有的情感聯繫。

 

所以需要禮儀師將從宛若陌生人的屍體從死神的陰影中解放出來,回復成生前的本來面貌——一個我們最熟悉也最美的面貌。而且在旁親眼目睹這過程是必要的,因為對亡者的記憶才能一點一滴宛如拼圖般地浮現,封閉內心情感的繭也是得如此緩慢的持續的逐漸融化,然後深藏在底層的情感才能如泉水般湧現。片中性別錯置的男孩(或者應該說女孩)的父親如是,澡堂大嬸的兒子如是,身為禮儀師的男主角亦復如是。男主角的妻子也是在旁全程目睹才全然諒解並支持丈夫的選擇,身為觀眾的我們亦是如此才大受感動。

 

以前一直認為死者已矣,對一具已無生命的軀體所作的繁文縟節不過是一種賣弄,毫無意義。如今看完這部電影,才改變我的觀感。沒錯,死者已矣,但只要能讓生者心無罣礙地微笑繼續生活,一切都值得了。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