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身懷絕世武功的高手在亂世中應如何自處?

 

這樣的處境當然自古有之,從司馬遷的《刺客列傳》記述春秋戰國時代的諸位俠客,到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各個主角,莫不是在亂世中發光發熱的英雄。只不過,當亂世是在以槍炮決勝的近代,這些俠客的處境便顯得荒謬與尷尬了。

 

畢竟武功再如何高強也必須在近距離才能傷人,如何對抗槍炮,乃至戰車、飛機?而現代戰爭的運籌帷幄者往往在千里之外,想要效法古代刺客來個擒賊先擒王,也是束手無策。所以清末以後的武林高手注定只能當悲劇英雄,而且還不是壯烈成仁的悲劇,而是竟無用武之地的悲歎。黃飛鴻與霍元甲都是如此,葉問,也是如此。

葉問,李小龍的師傅。若不是出了個李小龍這麼個名震中外的徒弟,他的故事可能就不會搬上銀幕,我們也就沒有機會看到《葉問》這部有別於傳統功夫片的電影。

 

最大的不同當然在於主角葉問這個角色。典型的功夫英雄心中總是有個偉大的志向,可能是在地方上鏟奸鋤惡,也可能是救國救民,總之要以一技之長濟弱扶傾,否則身懷絕技所為何來?可是葉問卻非如此,他練就高深武功純粹只是因為興趣,並不圖以武功來成就什麼偉大事業,所以他既不開設武館光耀門楣,也不收徒將所學發揚光大。就好像是一個鋼琴家鎮日苦練琴藝,可是你要幫他開演奏會,他卻說:不了,謝謝。

 

然而葉問並非孤僻之人,若有人上門要求較量一下,他也會蠻開心的與之比試,可是他絕非為了一爭高下,而是享受切磋武功的樂趣。當然,我們不免懷疑,如果他老婆沒有如此嚴格限制,他會不會早就到外面闖蕩了?不過這一點更是突顯了葉問與傳統英雄的差異:有男子漢大丈夫這麼「尊重」老婆的嗎?尤其是在特別強調男子氣概的功夫片中。

 

這麼一個胸無大志、以和待人、以妻為尊的葉問,不但沒有武林高手應有的樣子,更是還稱不上英雄——直到他被捲入時代巨浪才有所改變。

 

其實葉問並未在日軍侵略之際憂國憂民,也沒有因為喪失家園而忿恨不平,他就跟一般百姓一樣逆來順受。直到他的街坊鄰居無端慘死日軍手下,才令他義憤填膺,挺身反抗。然而這種反抗其實主要是基於維護尊嚴,尚無關乎國仇家恨。若非為了救妻而情急打死日軍,他頂多抱著不合作的態度繼續過活;而若非為了好友挺身打退土匪,他也不會被迫參與一場注定失敗的決鬥。

 

當然,他最後還是成了民眾心目中的大英雄,甚至感召了當地民眾無懼於日軍,挺身而出。但是如同前面分析的,他原本既無國仇家恨的覺醒,也沒有捨身取義的打算,會走到這一步,其實是受到環境衝擊下所作的反應而已。

 

這一點正是本片的獨特之處。它將原本高高在上的英雄拉回土地上,去除光環,還原為與你我一樣的尋常百姓。他不一定有雄心壯志或高瞻遠矚,但到了關鍵時刻自會秉著良知,為所當為。

 

也因為講求真實性,本片中的武打動作特意減少港片常用的吊鋼絲,讓拳術紮實而不花俏,也就沒有內力深厚而一拳斃命這回事,所以葉問須要以短拳快速連續攻擊已經倒地之敵人時,我們並不會覺得他很遜,反而覺得更有真實感。

 

此外,甄子丹的扮相與詮釋也是一個成功的關鍵,他完全演活了既溫文儒雅又正氣凜然的葉問。就像講到黃飛鴻就會想到李連杰的扮相一樣,我相信再也無人可以取代甄子丹來扮演葉問這個角色。

 

不過對於這部電影我還是要挑個毛病,那就是文藝腔太重。尤其是武痴林小心保存弟弟的風箏紙,最後弟弟見之而痛哭這一橋段,實在有點做作,更是與本片所要講求的真實化有所衝突。另外,回頭想想,葉問之所以能成為英雄,竟是拜那位正直的日本軍官所賜,還真是諷刺。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