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的經濟學理論假設人是理性的,也就是說人都會理性的衡量各種條件後,做出符合自己最大利益的決策。以此假設為前提所發展出的各種經濟學的理論大致上倒也成功的解釋了許多社會現象,而這的確也蠻符合我們一般的生活經驗。在本片中,小丑的精心策劃正是基於這個假設。

尤其他讓兩艘渡輪上的乘客彼此對峙更是經濟學「賽局理論」中典型的「囚犯困境」。這個模型正是由最早發展賽局理論的馮紐曼(John Von Neumann, 1903~1957,他同時也是現代電腦之父。)提出的,它假設兩個犯罪同夥被警方隔離分別偵訊。如果兩人都不認罪,則警方因證據不足只能用其它輕微罪名判兩人一年徒刑;但若其中一人願意招供,就可以作為祕密證人被釋放,而被出賣的同夥將會被判重刑20年;不過若兩人同時認罪,就都會被判5年。


 

 

照理說兩人若都能堅守約定絕不認罪最為有利,但在不確定對方最後會怎麼做的情況下,最佳的策略還是坦白從寬,因為對方如果死不認罪,自己招供了還能無罪;而對方如果招供了,若自己還不認罪反而會被判20年,不如招供被判5年。也就是說,在分析各種情況後,任何一個理智的人都應該選擇認罪背叛對方。

 

片中兩艘渡輪上的乘客就像是這個模型裏的囚犯:對方如果會按下引爆鈕,那我應該先下手為強;如果對方不會按,就算我不按,雙方也都會被小丑引爆炸死,所以還是應該按下開關。何況對善良百姓那一方而言,對方都是重刑犯,也算是罪有應得;而對重刑犯這一方而言,還須在乎多殺幾人嗎?

 

這正是小丑打的算盤。只不過他沒料到理性之外還有人性;或者說,人性並非如他以為的只有自私那一面。

 

是這部電影太理想化了嗎?我不以為。看看這次風災後的救難行動,有太多感人的例子了;而這些善舉顯然不符合經濟學說裏的理性行為。

 

說個歷史上的小故事:在美蘇冷戰、競相擴充核武期間,上面提到的馮紐曼先生就曾根據賽局理論,主張先下手為強對蘇俄全面發射核武,才是保障美國安全的最佳策略。無獨有偶,橫跨數學與哲學領域的羅素當時也鼓吹此種為了和平的預防性戰爭,他在文章中寫道:「我提出的理由就像數學證明一樣,是如此明白無誤和不可避免。」感謝老天,美國總統沒有盲目聽信此理論,而這也讓我們看到:理性,還是有其侷限。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