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對政府的批評愈演愈烈,甚至到了病態的地步:將教育部長的微笑瞬間拍下來,然後加以撻伐。這簡直是民粹的法西斯了!尤其名嘴們競相唱高調指責官員,宛如自己是先知與聖人,其實不過是嗜血的鯊魚。社會也在其推波助瀾之下殺氣騰騰,不禁令人憂心。而今難得見到工商時報上中肯的社論,特此轉載。

 

社論-用口水批救災無濟於事
2009-08-20 工商時報

【本報訊】

     八八水災會對GDP成長造成多大影響,行政院主計處目前還在估算中,答案還沒有出來。依據農委會截至目前為止的最新估計,農產物及設施毀損計134億餘萬元,但這和GDP的變動不會也不應當相同。農漁業生產的減損會直接影響今年GDP,其他如財產和設施等資本財的損失,只有它們未來所影響到的生產才會列入,其數額通常只是資本財的一小部分。

 

     不過,無論最後出來的結果是什麼,本次水災確實對於許多家庭已經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所有國人都同感刻骨銘心。事到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安置和重建。安置可以安定人心,重建或改建本身會創造需求,連帶地可以藉由生產的恢復,促使所得增加。

 

     要怎麼安置和重建,牽涉到許多專業,也牽涉到不同單位之間的分工。例如安置處所的土地取得,通常要靠中央部會和地方政府的協調。災民進駐到安置區後,馬上面臨工作、生活費用等實際問題,必須立刻解決。重建或改建所牽涉的更廣。例如部分陡削山坡地是否仍適合居住,是否可能恢復耕作,如何做好水土保持等,都需要專家評估,可說是千頭萬緒。

 

     所以,在此時刻,如果大家真心想救災民,最重要的就是匯集力量和專業,讓安置和重建的工作可以儘速展開。每個地方都有其獨特性,這些工作的進行,必須因地制宜,除政府主管單位應善盡職責,任何關心者最好能勇於參與。如果捨此不圖,而是利用災民的慘狀和由之而生的同情心,進行叫罵式的批評,不但於事於補,而且會實質上模糊問題的焦點,進而影響基層工作人員的士氣和作為。

 

     到目前為止,已經出現幾個怪象,就是口水批救災,火上猛加油。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能夠關心世界各地發生的天災是好事,但顯然得意忘形,忘記了對於其他國家主權的基本尊重,而在其網路上作「台灣總統應否下台」的投票。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不需要其他國家媒體,以及其所發動的其他國家的人民,來告訴我們該怎麼做。這是怪象其一。與此種作為截然不同的是來台實際參與救災的美國政府軍隊:低調、務實與謹守分際,令人讚賞。

 

     怪象其二,就是各種的指控缺乏實際的查證。許多人指控說,國軍的投入太少、太慢。當然,相對於災民的危急和痛苦,速度是愈快愈好。但有沒有人弄清楚所謂「錯失的72小時」,實際上國防部投入了多少兵力?根據所公布的統計,案發後的前三天,也就是8月9、10、11日,投入的兵力分別為2137人、5358人與9121人。這就當時還繼續下大雨、泥流繼續衝往下游的實況來說,是「盡力」還是「怠惰」?沒有經過專業人士的評估,難道就可以靠表象、靠「常識」,作任意的評斷嗎?

 

     在速度方面,國防部所派遣的兵力,到了12日,增加到1萬6千人,16日增加到18萬人,到了目前,已增加到26萬人次,分布在高雄縣6萬7千人、台南縣市和宜蘭近8萬人、屏東縣近8萬人、中部縣市近3萬人和花東約1萬人。這樣夠不夠快、夠不夠多,都可以檢討。但是沒有深入的分析,沒有跨國的比較,就妄下「三軍統帥缺乏領導能力」的斷語,其公平性和專業性都有待檢驗。

 

     怪象之三,就是對救災的批評轉變為對官員不合比例的苛求。發生如此嚴重的水災,大家對於各級官員有強烈的要求很正常,但不能流於民粹。例如,新店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的指揮官,以及各地區的指揮官,當然應當時時刻刻都在現場。除此以外,不應也不必對於官員每分每秒的行蹤有所苛求。只要沒有延誤救災程序,像父親節吃飯、像理髮這些短暫活動,如果也要無限上綱,可能就是苛過頭了。行政官員言行舉足引起社會負面觀感,自應反省檢討,此時此刻為平息民怨而改組內閣,亦有其必要,但過度嚴苛的指責,對解決災民的實際問題,不會有任何幫助。

 

     台灣的經濟,本來預定要於第四季開始轉為正成長,而從國際的演變來看,復甦的腳步甚至還可能比預估的更快。不幸的是,在此時刻,台灣遭逢到水患的侵襲,更不幸的是,在水患之後,政治角力大於對於災民的實際關懷,口水大於行動。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原來好不容易轉好的投資人信心,恐怕又要因為擔心政情不穩而轉趨低迷,台灣經濟復甦的腳步將更蹣跚,民眾的苦楚將更延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另轉載六月雪文章一篇如下

 

成於思而毀於隨


我們要防災止害 不要災難一再再發生
不是說幾句我為你加油喔~ 大家快來捐款喔~這叫做殘補式的愛心
因為這種的愛心是一時的 一下子的 不是長久之計
就事論事來說 當然將救災安置在首要
次要是討論災害為何發生 這也就是對事的生態分析 不要禍事再再重演
從微視 中觀 巨觀等等不同的置高點去論事
有人一直質問我: 妳為何一直說災害防救法
好吧 我不說這個法 換一種方式來
我想問大家幾個問題:
一 中央是否可以調動地方政府的官員?
想到了答案嗎? 以高雄縣楊秋興政府來說 中央無權聞問
內政部廖部長八月八日親自打電話 到各縣去要求撤村 但是那些地方縣長地方父母官
有幾人聽進去了 有幾個官員聽受中央命令了 不聽啊 反正死人責任是中央的問題啊


二 地方政府的父母官是不是民選的?
想到了答案嗎? 當然是民選的 民選的縣長 權利很大 安插的黑官 中央也不能管太多ㄟ
所以有事發生時 不夠專業 事情一發生 官員跑得跑 逃的逃 要找沒有人


三 中央發下的救助金是不是地方政府發放?
想到了答案嗎? 當然中央是早發下去地方了 但是地方要發的快與慢 該罵的是誰
還是說要災民直接到總統府領錢快些呢?


四 中央要安置災民是不是要地方動作?
想到了答案嗎? 找地方安置災民當然是經過楊秋興的同意才可以 中央不可以亂動用高縣政府的地與物


五 地方首長們若傲慢 不要中央的災後安排 中央能自己去執行嗎?
想到了答案嗎? 當然可以不鳥中央啊 組合屋說不要就不要 我管你啊 是不是


六 殺人奪命的越區 引水工程是誰的決定?
想到了答案嗎? 陳水扁的行政院長謝長庭 他的經濟部次長 侯和雄是水利專家
主導全台灣的水利計畫 現在是貪污判刑中 民進黨多少官兒 陳水扁 蘇貞昌
陳菊 謝長庭 出來啊 怪不得找不到人 是怕你們害死人的決策 被拆穿吧
"這個黨"不斷不斷的貪污 害死了幾百幾千的活人生命


七 地方政府若一問三不知 中央如何越權介入?
想到了答案嗎? 在第一時刻 若地方因為地方政府的散漫 誤了通報最重要的時刻
好像小林村民說 鄉長縣長沒有人要我們撤離啊 誤百姓
在救災時地方不向中央定時回報所有的資料 中央當然會慢半拍 又誤中央


八 你想不想回去中央集權
想到了答案嗎? 當然不要啊 可是你說不要 卻一切都要中央直接處理
那地方自治法不是白搭 災害防救法成了廢物
下放地方的權利 地方不會用 且地方也不要啊 避事又嫌麻煩啊
因為卸責 因為無能 正出事都是歸罪中央啊
就是要把權力都要一一交還中央嘛


結論 : 地方不配合中央 人民就等死 災民就氣忿 出氣統就是馬英九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