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灰格爾對於我所寫的《風聲》影評一文頗不以為然。首先他強烈反對我主張不應該將《風聲》當成抗日愛國片來看的論調。對此我應該說聲抱歉,不過不是道歉我說錯了,而是我說得不夠清楚。我所謂的「抗日愛國片」在我腦海中浮現的是以前的《梅花》、《英烈千秋》這種典型的抗日電影,其目的很清楚的就是要激起觀眾的愛國情操。所以我應該要在原句插入「像《梅花》或《英烈千秋》這種」這幾個字才對。

不過即便我以此來區隔《風聲》另有涵意,灰格爾顯然還是不會同意,他認為《風聲》雖然形式不同,但它明明就是一部純粹的抗日愛國片,而且此高貴情操絕不容扭曲稀釋。那麼真的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嗎?


好吧,且讓我們假設它就只是抗日愛國片,別無其他意涵好了。那麼本片顯然有許多敗筆:

一、周汛對李冰冰的親暱動作與曖昧眼神,乃至離別之言,都不當誤導觀眾。


二、李冰冰撫讀旗袍字句時激動落淚令人不明所以。(因為如我前文所言,周汛的身家背景、臥底身分、犧牲成仁都是李冰冰三個月前就已經知道的事了,那她現在到底被什麼撼動?)

三、最後周迅以旁白唸出繡在旗袍的遺言只是畫蛇添足。(還是灰格爾真的因為這段旁白被激起更多愛國心而更加感動?)


 

相對地,如果用我的觀點來看本片,不是就能合理解釋這些「敗筆」,也更有意思嗎?我並非指周迅的救國理想是假,只是點出其中還藏有情感掙扎的部分,而我不認為摻入了個人愛情就會玷污了她的人格。關於犧牲奉獻救國救民的偉大情操當然可以講得頭頭是道,我們當然也真心感佩那些捨生取義的烈士們,但是這中間就容不下人性中愛慾、恐懼、懦弱‧‧‧‧等面向嗎?相對而言,若只以救國救民的角度頌揚周迅的義行,是否也要想想對那些因她不肯招認而無辜死去的人就公道嗎?


如果高舉國家民族的圖騰,只許愛國情操,鼓吹為國犧牲,到最後會犧牲掉什麼?這正是許多藝術家憂心並用作品探討的問題——例如勒卡雷的間諜小說與李安拍的電影《色‧戒》。(若按灰格爾的看法,《色‧戒》中湯唯的角色簡直是天地不容了!)而我相信這也是本片導演的初衷。


行文至此,我還是主張《風聲》不是抗日愛國片,而是以推理形式探討人性的電影。其實灰格爾在他文章開頭舉的例子剛好可以讓我用來作為佐證。他說《風聲》的結構幾乎與柳雲龍的經典電視劇暗算》完全雷同,只是拷問之人由國民黨特務改成日本軍官罷了。正是如此,《風聲》裡的角色不管是設定成共產黨vs.日本人,或是共產黨vs.國民黨,或是反過來,國民黨vs.共產黨,都可以成立,都完全無礙於原來故事的完整性與主題。所以你可以不承認周迅暗戀李冰冰,但抗日顯然並非本片的核心。

 

P.S. 我最好聲明抗日重要又神聖,而且我絕對譴責日本侵略中國,免得引起灰格爾的誤解,而對我大加撻伐。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