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那天媽打電話來再次確認我們是否不會下去台中參加二舅女兒的婚宴。對啊,沒辦法去,我得接送靜禾去補習。我在電話中說得有點無奈;似乎是為了一個很正當的理由無法成行而扼腕,但其實心底卻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二舅一直對我疼愛有加,從就學到創業一路相挺,我自是點滴在心頭,早就答應他嫁女兒時一定會去參加,在婚期前幾個月還當面再次確認。那麼為何臨時無法赴宴卻反而感到慶幸呢?我想是怯於面對吧。

 

婚期前兩個月二舅中風而半身麻痺,知道了這消息後我一直未抽空去看他,或者更誠實一點的說,我根本沒有試圖抽出空來。原因一樣:怯於面對。我不知如何面對他的殘疾,該微笑或是該悲傷?要安慰或是要鼓舞?我很難想像原本英姿煥發的他中風後的形象,但我很肯定自己面對他時一定會手足無措。

似乎突然之間你週遭的親朋好友或點頭之交一堆人都得了重病,你才感到詫異與婉惜沒多久,就瞭解到這其實是一種必然:你已過中年,他們也更老了,身體出毛病的機率當然也變高了。所以前面提到害怕面對二舅的原因恐怕只是其一,另有一個深層的恐懼:別人的衰老病痛猶如一面鏡子,反映出你未來的形象,而這未來並不會太久,而且一定會到來。因為這些不是意外,而是躲避不掉的結局。

 

沒想到,才剛如此感慨,日前就發現右眼看不太清楚——果真已邁向衰老之途矣?!昨天去檢查後醫生說是視網膜積水,要我試著放輕鬆,因為病因通常是生活緊張、壓力太大。好吧,我承認這一陣子是有壓力,但是以前還遇過更大的壓力也沒如此啊。所以還是得承認,就是老了。

 

隱憂是,視力問題是現在清楚浮現的,但會不會有其它自己尚未察覺的隱疾呢?這也是為甚麼親愛的老婆幫我安排下個月做健康檢查,而我卻感到憂心忡忡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