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個故事》    ★★★☆

 

這部電影的主題看似說的是「夢想」。朵兒辭去工作,為了實現開咖啡店的夢想,結果生意不如預期,倒是妹妹薔兒無心插柳所制定的以物易物遊戲規則成了店裡的特色,才吸引客人上門。兩人也因而各自實現了不在計畫之內的夢想。

 

不過從後續的發展看來,這部電影想說的反而是:最初的夢想不一定能實現,但你要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所以朵兒聽了客人的35個故事而激發靈感畫出35張畫,但客人走了就畫不出來,甚至自己連一個故事都說不出來。於是她最後放棄原先的夢想,環遊世界去建立屬於自己的故事。

這樣的主題原本可以造就本片成為一部風格清新卻又深刻的電影,可惜最後宛如童話般的夢幻結局(姊妹倆從此與白馬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破壞了一切。以物易物竟然連好男人都可以輕輕鬆鬆地換到,使得背後「心理價值勝於金錢價值」的論述變得天真可笑,似乎要我們相信不需努力,坐等機緣帶來好運即可。

於是這部電影成了一支蓬鬆甜美的棉花糖,用力一捏卻發現裡面空蕩蕩的。

 

 

《華麗年代》    ★★★☆

 

這部電影原本就是改編自費里尼的電影《八又二分之一》在百老匯演出的歌舞劇,而今再拍成電影,我認為就沒什麼道理了。

 

因為劇情是敘述一位大師級的義大利電影導演腸枯思竭,無法面對工作夥伴與大眾高度期待的壓力,同時又無法處理周遭女人的問題,在幾近崩潰後終於誠實面對自己。這樣的故事內容放在費里尼的作品自然會令人聯想到是否指涉他自己,加上電影中有電影的結構,更容易與真實對照而產生後設作品的趣味。

 

所以改成由一位歌舞片導演改編後,就失去了這樣的趣味了。而且找了一堆好萊塢演員模仿義大利口音來演出這人、事、物都在義大利的故事,實在不具說服力。不知是否因為如此,我喜愛的丹尼爾‧戴‧路易斯在本片也魅力不再,唯一感人的只有飾演妻子的瑪莉‧柯提拉的演出(而我不知為何連她也要穿著暴露地載歌載舞)。

 

我只能說可惜了這些大明星,也可惜了這個故事。


 

《異想奇謀》    ★★★★

 

衝著是《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導演尚皮耶‧賈內的作品,二話不說就將本片租回家。果然故事情節與拍攝手法還是延續他一貫的狂想風格,充滿趣味。

 

男主角巴西幼時父親在清除地雷時慘遭炸死,他長大後也被流彈擊中腦部,雖然撿回一命卻只能流落街頭,幸而被一群住在廢棄物回收場的怪人收留,並在他們的協助之下,對製造地雷與子彈的軍火商展開報復行動。

 

這群怪人所做的廢棄物回收利用恰恰就是他們自身的隱喻。他們擁有特殊技能但卻對社會毫無用處:有軟骨功的雜耍藝人、砲彈飛人、憑目測即能準確量測的女孩、熟記冷知識的民族誌學家、利用廢物製成自動裝置的工匠。他們就像廢棄物被摒棄在社會邊緣之外,但他們也證明了就如同廢棄物可以再利用,他們也有能力顛覆邪惡的軍火公司,替社會伸張正義。

 

有點可惜的是他們對付軍火商的計謀並不怎麼巧妙,既在意料之中又相當順利,以致懸疑性與張力略嫌不足。

    文章標籤

    影評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