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比較悲慘?你深愛的人昏迷不醒,對你的呼喚毫無回應;或者她(他)精神錯亂,胡言亂語又不認得你?


我認為是後者。因為前者你還可以假裝她(他)只是無法表達,但受困的靈魂還是聽得見你的輕聲細語,分享你的悲喜。而後者卻當你是個陌生人,相對地她(他)也變成你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令你難以假裝你們仍有連結。

書中男主角就是面臨這樣的困境。他出差回來後,發現深愛的妻子竟已成癲狂。為什麼?他又該怎麼辦?作者透過不同敘事者的觀點,交叉呈現他們的經歷,讓讀者自行重組這個悲劇的來龍去脈。因此,讀這本書要有耐心面對跳來跳去的敘事觀點與宛若囈語的回憶,就像男主角對待癲狂的妻子所持的耐心,然後你就會進入故事情境之中,最後被它所感動。

 

最令人動容的當然是男主角的不離不棄。盡管妻子安靜時形同陌路,狂亂時又無理折騰,甚至對他辱罵驅趕,他還是耐心在旁守護。只要妻子有片刻清明,對他投以熟悉的眼神,那一瞬間一切都值得了。


不過這不只是本描述愛情的小說。作者還藉由女主角的家族過往,勾勒出哥倫比亞的歷史淵源與社會面貌。我們似乎可以感覺到作者有意用精神分裂的妻子來隱喻她熱愛的國家──被毒梟、游擊隊、貴族、貪官、美國CIA等等不同勢力撕扯得四分五裂的哥倫比亞。而身為升斗小民的作者也只能像男主角一樣,無奈卻懷抱著希望期待她有朝一日能清醒了。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