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勝文槍擊案檢方偵查終結,認定是槍手誤擊。』

『對此偵辦結果,連勝文委由律師表示不服,不能接受!』

『邱毅痛批:把全國人當傻瓜!』

民主進步黨今天表示難以接受,當選無效之訴將持續進行。』

『政論名嘴譏為官兵保護強盜。』

 

檢方一個中性的結論卻造成立場相異的各方人馬無人可以接受,為什麼?難道不可能真的只是誤擊嗎?

每個人都需要意義,都相信每一事件背後必有其意義,尤其越是重大的事件,越不可能毫無意義。

──於是連勝文不可能被誤擊;他與阿扁的槍傷都太幸運而被懷疑是自導自演。

──於是我們需要因果報應的說法來解釋為何某人鴻運當頭或蒙無妄之災。

──於是我們喜歡陰謀論來闡述冠冕堂皇背後見不得人的故事。

──於是我們相信鬼魂外星人可以解釋常識無法理解的現象。
──於是我們要將滿天繁星編排成各種星座(雖然我總看不出形狀哪裡像)。
──於是我們總要在歷史數據(股市、匯市、樂透、‧‧‧)中找出規律。

 

我們難以接受有時真的純粹只是巧合,它就是發生了,背後沒有必然原因,也沒有重大意義。似乎巧合說或機率說會令我們無所適從,徬徨焦慮。我們渴望抓住些什麼,於是總在蛛絲馬跡中找尋意義,問題是我們往往只是找出心中早有定見的意義。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