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獨裁政權的高壓統治下生活已是痛苦,在神學士政權的箝制下活著更是折磨,尤其是女人。我們在來自阿富汗的胡塞尼所寫的《燦爛千陽》中讀到,也從來自伊朗的奈梅特的自傳《德黑蘭的囚徒》中見識到,而今透過這部動畫電影《茉莉人生》,我們看到另一位來自伊朗的女性從童年到成人的經歷。

女主角瑪琪的這段經歷恰好反映了伊朗人民的多舛命運與茫然無助。她童年時是獨裁又貪腐的巴勒維國王執政,許多異議分子被拘捕甚至死於獄中包括她的爺爺。在她上中學之前,人民終於推翻巴勒維政權,她見父母及親友歡欣鼓舞於是也跟著興高采烈,殊不知在此之前反而是伊朗人民所能呼吸到最自由的空氣。何梅尼接掌政權之後,以宗教之名嚴格限制人民的自由,搖滾樂、酒精、化妝‧‧‧等等皆被視為墮落腐敗的罪惡,女性更是被更嚴苛的教條所約束,而遭拘捕處死的異議分子反而更多了。

 

多少青年志士犧牲性命用鮮血推翻貪腐的獨裁政權,卻換來這樣的結果,真是情何以堪啊!(令人不由得聯想到台灣從解嚴到阿扁的八年執政,唉!)

 

瑪琪的父母趕緊將她送往維也納念中學,但人在異鄉猶如無根的浮萍,她也任憑自己隨著週遭環境碰撞漂流,雖然她也曾勇敢斥責身旁空談革命的龐克青年,但自己遠離家鄉又有何行動可言?在寄託感情歸宿卻失敗後,她終於還是回到父母身邊。但是回到故鄉的她卻依然像是異鄉人,與伊朗的朋友及生活都格格不入。(令人想起昆德拉的小說《無知》中的女主角伊蓮娜,她從旅居多年的法國回到祖國捷克,亦是陷於如此失落而尷尬的處境。昆德拉在書中作了極為精準深入的描述。)

 

當她試圖積極融入當地生活,卻因已有更強的主體意識與更大的活動範圍而強烈感受到政治與宗教力量設下的萬般桎梏,而且這不僅是精神上的壓力,更有可能隨時失去自由甚至性命!於是瑪琪只好再度逃離伊朗,前往法國‧‧‧。維繫她與祖國之間的連結,並且在人生道路上支撐她的是祖母身上的茉莉花香與叮嚀。

 

是的,片中那位堅強樂觀又思想開明的祖母大概最能象徵伊朗人民的堅韌與未來的希望了。彷彿是要紀念祖母的這種特質,這部電影也是擅用動畫的俏皮特性,成功的以幽默的敘事方式來述說這段血淚史,讓我們在悲嘆伊朗人民的苦難的同時,仍能感受到一絲溫暖與未來的希望。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