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焦躁的在他的辦公室內來回踱步,幾乎每隔一分鐘就看一次錶,他已經等不及待會兒與廠商的會議了,這可能會是決定他未來前途的重要關鍵;不,更貼切的說,應該是他的最後一根浮木了。

 

他的公司正在開發新一代的晶片,如果成功就可以一舉超越競爭對手,主宰次世代遊戲機的晶片市場。這也是為什麼他願意放棄原來的高薪,被挖角來當安全部的主管。是的,安全部,這可是他的堅持之下才新設的直屬執行長的獨立部門;畢竟確保商業機密不外洩可是關係到公司的生死。當然公司高層也都相當認同,他還記得當初執行長緊握他的手,大力拍他肩膀的親密態度,誰能料到如今同樣的手卻幾乎要指到他的鼻子上了!


原本他們並不在意競爭對手也在研發類似功能的晶片,除了起步太慢之外,還有許多技術瓶頸是對方難以突破的。不過在幾次公司遭外人潛入之後,據說對方的開發進度也已經跟他的公司亦步亦趨,顯然是對方竊得了他們的商業機密,因此公司高層自然要怪罪他的無能造成這種局面。如果再發生一次機密遭竊的事件,他勢必要捲鋪蓋走路了,而且這不名譽的名聲恐怕會一直跟著他,令他成為業界的拒絕往來戶。

 

如今,前來拜訪的這家廠商竟然宣稱他們可以提供終極的門禁管制科技,他一方面期待這是真的,那他的名聲與前途就有救了;另一方面卻還是不免懷疑他們可以搞出甚麼名堂,畢竟他自己引進各種高科技門禁系統,卻還是都失敗了。


桌上的電話響起,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妥當了。

 

法蘭克進了會議室與他們寒喧後,瞄了一眼他們帶來的設備,不禁有點失望;桌上只擺著一部電腦,連結著一台類似量血壓的金屬環狀座台。坐定後,燈光一暗,對方一位頭髮用髮油梳得服貼的年輕人開始簡報。

 

『在門禁管制方面,「生物辨識」已逐漸取代識別證等攜帶式的感應卡片,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識別證容易被盜用,而個人獨一無二的生理特徵原則上無法被盜用。』


說些我不知道的吧,小子!法蘭克心裡嘀咕著。

 

『指紋是目前生物辨識中最常用的;方便、便宜。但是——有心人很容易就可以複製一份,通過指紋辨識。』油頭小子換了張投影片,上面是個倒臥的垃圾桶及掉落出來的垃圾。『真的很容易,只要跟著你的員工之一回家,等到深夜再回來收集他的垃圾,保證可以取得完整的十指指紋。尤其這個員工是單身漢的話,更不用費心篩選了。』


法蘭克感覺又被羞辱了一次。他走馬上任的首要措施正是全面將門禁改為指紋辨識,沒想到沒幾個月就被人以某一員工的指紋光明正大的通過門禁管制,若不是監視器拍到的臉孔確實不是該名員工的話,他還不願接受自己引進的管制系統如此不堪一擊。

 

油頭小子笑了笑,再換下一張投影片,『虹膜,就如同指紋一樣,每個人眼球裡的虹膜上的微血管分佈方式都不相同,所以也可以用來作為身份辨識。雖然貴了點,但比指紋辨識安全多了;商業間諜總不至於殺人再挖走眼球吧?』


會議室內響起一陣笑聲,不過法蘭克可笑不出來。他後來就是改用虹膜辨識來作門禁管制,他也向執行長拍胸脯保證絕對沒有問題了,但商業間諜卻還是能通過檢查,大搖大擺的進來竊走機密,害他如今要擔心飯碗不保。

 

可能是注意到法蘭克的臉色,油頭小子收斂起輕鬆的神情,正經的說道:『我知道貴公司目前正是使用虹膜辨識系統,我相信一定還是發生了問題,所以我們現在才會在這裡。』


公司機密遭竊的問題只有少數人知道,對法蘭克個人更不是件榮譽的事,所以他只不置可否的回答:『那你說說看它會有甚麼漏洞。』這也是法蘭克還沒想通的。

 

油頭小子再換下一張投影片,『視力檢查。如果你的人做過視力檢查,不管是要配眼鏡或做雷射手術,眼科醫生就會有他的虹膜相片,商業間諜只要從眼科醫生那兒下手就可以了。』


可惡!法蘭克從沒想過還有這個途徑,『那麼你們有甚麼萬無一失的辨識系統?』

 

『體味。』油頭小子恢復了微笑,『每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體味,而我們已經開發出體味辨識系統。』


『現在這部電腦的資料庫裡只有我的體味記錄。』然後他請大家聞他的手有無異味,法蘭克敬謝不敏,不過看起來其他人都同意聞不出來。接著他靠近桌子,將手伸進那個環狀裝置,不久螢幕上顯示「允許進入」。接著他請另一位同事上來測試,螢幕上則顯示「不許進入」。


『指紋與虹膜都可以做到這樣!我的問題是,你怎麼防止前面所講的商業間諜所用的各種手段?』法蘭克不耐地問道。

『因為體味無法複製。商業間諜可以複製指紋與虹膜來騙過系統,但是絕對無法複製體味。

難道不可以盜取他穿過的衣服或擦拭過的毛巾,然後用以騙過系統?』


『沒辦法,一來濃度不足,二來上面的體味並不完整。』接著油頭小子拿出一條毛巾用力地擦拭臉與脖子後,將毛巾放進環狀裝置,電腦螢幕閃爍著「不許進入」。

 

在確認過更多技術細節後,法蘭克大感興奮,他終於找到無懈可擊的防禦武器,可惡的商業間諜別想再潛入他們的實驗室盜走資料,他的公司不用擔心競爭對手趕上來了。雖然建置這套體味辨識系統需要再花費百萬美元,他相信高層在了解它的原理之後,一定會再給他一次機會,授權他放手去做。法蘭克滿懷信心的著手準備簡報與計劃書,他幾乎可以看見未來的美好前景了。

 

一個月後的某日晚上,油頭小子與同事到附近酒館小酌,進門後赫然發現法蘭克獨自坐在角落喝酒,他趕忙過去打招呼。

『嗨,法蘭克。怎麼後來都聯絡不到你?我們的設備你們評估得如何?』
『很好啊,應該是無懈可擊吧。』

『那是價格的問題囉?怎麼不告訴我們一聲?還有空間可以談的嘛。』

『也算是價格的問題吧;不過已經不需要談了,他們有更便宜的選擇。』

『不會吧,目前擁有體味辨識技術的就只有我們一家公司而已啊!咦?你為什麼說「他們」?』

『我的確說服了高層體味辨識是最佳的方式,但他們還是把我開除了。』法蘭克嘆了一聲,『他們決定養幾隻緝毒犬,再訓練它們按鈕開門。』

法蘭克起身離去,油頭小子愣在一旁,只聞到法蘭克擦身而過留下的濃濃酒味。

 

註:美國費城一家研究機構(Monell Chemical Senses Centre in Philadelphia)已經發現每個人散發的體味就像指紋一樣獨一無二,可以用來辨別身分。即使你吃過大蒜、辣椒等強烈味道的食物也不會影響體味的辨識性。他們打算進一步研究患病時體味的改變,以期找出可以早期發現腫瘤的快速偵測方式。他們的研究報告發表在20081031日 發行的 PLoS ONE線上月刊。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