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完這本書讓我想到兩個人,第一個人是電影導演提姆波頓。不但這種黑暗童話的風格像極了提姆波頓的電影(例如《剪刀手愛德華》、《地獄新娘》),連書裏馬戲團中的人物都猶如與提姆波頓的圖畫書《牡蠣男孩憂鬱之死》裏的人物來自同一世界;看看這幾位:

——毛髮旺盛的「猿人」因禿毛症自殺;

——「針插人」沒有痛覺也感受不到愛;

——渴望愛情的「石化女」卻全身無法動彈。

他們都悲慘到一種荒謬的境地而令人憐惜;這本書的主角亨利雖然四肢健全,卻有著與馬戲團這些畸人一樣的悲慘人生。他雖然號稱「黑人魔術師」,但他既非黑人也不會變魔術,人們是來看他表演出糗為樂。也難怪作者丹尼爾‧華勒斯的另一本書會被提姆波頓選上,拍成電影《大智若魚》。


第二個人是電視影集《X檔案》裏的穆德探員。亨利跟穆德一樣,在他小時候疼愛的妹妹就突然失蹤從此不見人影,兩人也都深感內疚,覺得自己負有責任。於是亨利就像穆德一樣,從此念茲在茲,一心想找回妹妹;而且兩人所認為妹妹失蹤的背後真相都離奇到非一般人所能相信:穆德認為是外星人綁架,亨利則是執拗的認定是魔鬼的陰謀。



是的,在《黑人魔術師》這本書裏,就像是穆德探員踏入提姆波頓營造的世界,只是亨利要悲慘得多了。穆德身旁還有史卡利陪伴扶持,但亨利卻是孤苦一人。穆德有駭客三人組相信並幫助他,亨利身旁的馬戲團畸人們雖然相信他的故事卻一點忙也幫不上。而且穆德至少有個明確的對象去對抗,亨利卻是與幻影搏鬥,猶如對著空氣揮拳。

X檔案》每集都會打出代表穆德心聲的標語:「I want to believe」,我相信亨利一定也會心有同感。只是作者卻是無情的點出一切只是徒勞;書中的一句話或許是最好的註解:「我們就會永遠認為自己做了一件我們根本沒做的事。」

    文章標籤

    書評

    全站熱搜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