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老友,

 

我先整理前七位法官的判決與理由,以及相對的反對意見如下。可以看出主要的歧見有二:其一乃被告是否處於緊急避難的狀態才不得不殺人,而應視為自我防衛予以赦免?其二為法律的角色與定位為何?

 

關於第一點我還是認為被告有罪,理由類似你之前回應所提及的「合約精神」。即便那是緊急避難狀態,但被害者已表明無意參與,就應該尊重其意願,不應強迫他參加抽籤,更遑論取其性命。不過若按此一論點,我們的政府豈非也違反合約精神?!

 

我從來沒同意目前的賦稅制度,但我就得被迫繳納所得稅。我反對打仗,但必要時還是得上戰場殺人或被殺。甚至被判死刑的人也可以大聲抗議:你們憑什麼將集體意志強加諸在我身上,將我殺死?!

 

如果我們接受死刑的合理性與必要性,那麼被困在洞穴裡的生還者為何就不能為了整體安危而殺害死者?此為目前我尚未能釐清之困惑。


判決


主張


反對意見


1、有罪


法律不允許例外


應考慮當初立法的用意。(2)


惟其情可憫,籲請行政首長特赦。


不應逾權指導行政首長。(4)


2、無罪


與外阻隔的被告所處自然狀態不適用聯邦法律,而適用他們的共同協定。


沒有「自然狀態」;合同法不能凌駕法律之上。(3)


刑事立法的目的在嚇阻犯罪,因此並不適用此一自我防衛的狀況。


刑法尚有彰顯正義與矯正犯罪的目的,若目的互有衝突呢?且被告是有計劃的故意行為,不屬自我防衛。(3)


3、棄權


飢餓既然無法成為盜竊食物的正當理由,如何能成為殺人的藉口?


盜竊食物者尚有乞討、救濟等途徑,但被告並無其他選擇。(7)


若判有罪,十個英雄的犧牲豈非荒謬?!


 


4、有罪


法官宣誓服膺法律而非個人道德觀念。而法律明確表述:「任何故意剝奪他人生命者應予判處死刑。」


法律應為人服務,不應變成僵化的統治工具。(5)


自我防衛僅適用於抵抗威脅自己生命的攻擊。而被害人並未威脅被告的生命。


不應以被害人是否無辜作為有罪與否的依據。被告確處緊急避難狀態而自我防衛。(9)


5、無罪


判決應符合社會期待。


多數民意不應被視為具「道德上的優越性」。(6)


6、有罪


緊急避難抗辯不成立。殺人非唯一選擇。


等待某人自然餓死或先吃四肢只是風涼的主張。(7)


等待最虛弱者餓死更像是「街頭謀殺」,未比抽籤公平(8)


法律與道德衝突時,法官角色就是守護法律。


立法有其時代背景與階級性,並非永遠公正。(9)


 


7、無罪


法律的「故意」一詞端視是否有犯罪意圖;被告並無惡意。


 


法律存在的理由停止時,法律也隨之停止。本案判決有罪均無法滿足任一種立法目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灰格爾
  • <p>這裡情況有所不同!</p>
    <p>即使是國家征召, 我們也有權違抗, 當然會被軍事審判, 比如被控告以逃避兵役罪.</p>
    <p>逃稅的話會被國稅局"血洗",  這是違反國家合約所受到的"應有"(不一定是公正)的逞罰,</p>
    <p>但沒有一個是以剝奪生命為代價.</p>
    <p>所以若將邏輯與情境配合, 那麼其他五人的決定權顯然凌駕於國家之上.</p>
    <p>這比較像是國家對不服從的少數實施多數暴力, 而不是對違規的逞罰.</p>
    <p>此為本質差異所在!</p>
    <p> </p>
    <p> </p>
    [版主回覆01/20/2011 23:08:23]如果是敵前逃亡就有可能依軍法處死啊!所以兩者本質並無不同。
  • 灰格爾
  • <p>首先自我防衛說在邏輯上大有問題.</p>
    <p>"自衛殺人' 應指針對威脅自己生命的對象採取措施而導致對方死亡,</p>
    <p>但很顯然在此處威脅到生命的是洞穴和環境, 而不是那個倒楣蛋某甲.</p>
    <p>依照邏輯, 不論當時環境如何惡劣都無法與"自我防衛"扯上關係, 除非他們去殺岩洞.</p>
    <p>所以不論有罪無罪的爭議, 應先將這個理由排除, 因為邏輯上牛頭不對馬嘴.</p>
    <p> </p>
    <p>再者關於合約說, 應將兩種範疇的合約分開處理, 賦稅義務屬於國家與個人合約, 而這個合約以憲法作為最高原則. 且政府可以說, 你一出生就已經享受到公共建設和公共服務的好處, 所以你有義務償還你事先預支的福利, 在精神上不屬於強制接受. 理論上沒有人可以說我要退出這個合約繼續過我的生活, 因為無人可以脫離社會而獨活(拜託千萬別跟我提魯賓遜漂流記).</p>
    <p> </p>
    <p> </p>
    <p>但此案涉及的合約精神屬於私人合約. 私人合約假設簽署時以各方自由意志為有效保證, 若有人不同意則合約無法成立. 所以兩者屬於不同範疇, 此疑慮應可排除之! </p>
    <p> </p>
    [版主回覆01/20/2011 09:09:30]<p>正因為「自我防衛」這個用詞不是那麼恰當,才有其他法官提出「緊急避難」的觀念。他們殺人並非針對死者個人,而是身處緊急避難狀態而不得不採取的自我防衛,死者可能會是任何人,某甲只是此一遊戲規則下的倒楣鬼。</p>
    <p>你說某甲並未同意參加,但在緊急避難狀態下,個人可以擅自退出嗎?就像國家面臨戰爭,個人有權力不服役打仗嗎?畢竟兩者都是全體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啊!</p>
    <p>你說國家不可等同而論,因為一個人自出生起即享用國家資源。那麼這些被告也可以主張在探險過程中若非大家彼此協助,他們無法抵達洞穴,亦即死者自一開始也享用了隊友的資源。因此如果你同意國家有權強迫每個人冒死打仗,就得同意某甲無權逃避,不是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