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混蛋!」美女看著報紙大罵。

博士愕然的轉頭問道:「怎麼了?看個報紙這麼生氣?」

「不就是吳育昇立委的外遇事件!」

「噯呀,人家都已經道歉認錯了,不用這麼咒罵他吧。」

「我不是罵他混蛋,我是罵一個自稱『台北達爾文』的人!」

「哦,他說了什麼?」

「他竟然說男人會外遇,是自古以來演化下來的結果,無須大驚小怪。」

「嗯,他說的基本上也沒錯啊。」

「什麼?!原來博士你也是個沙豬!」美女氣得站起來瞪著博士。

「等等,我只是承認外遇與演化的確有關,並不代表我是沙豬啊!」

「哦,是嗎?你倒是解釋看看。」美女雙臂交叉於胸前,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其實要用達爾文的演化論解釋,倒不如從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假說說起。道金斯認為真正主宰人類行為的不是心靈或大腦,而是自私的基因想永遠延續下去。從這個觀點看來,人體不過是基因的載體,所有的行為——包括神聖的親情與浪漫的愛情——說穿了不過是為了滿足基因不斷複製的目的。所以雄性動物傾向到處播種,這樣牠的基因才有更多複製的機會。」

「還說你不一樣?!你看,你這個播種的說法不就跟這個混蛋說的一樣!」

 

博士趕緊接過報紙,仔細閱讀「台北達爾文」怎麼說。閱畢,稍微想了想再開口:「首先,我只是引述道金斯的看法,不代表我支持『自私的基因』這個假說,畢竟它無法解釋人類很多的善行義舉。」

「就是嘛,如果是為了播種,那這些男人偷情時幹嘛還戴保險套?!」

「嗯,回來談談這個『台北達爾文』的說法。我也認為他的申論有問題。他認為愈能吸引更多的女性與他上床的男性,就是愈強、愈優良的。如此用『強』或『優良』來詮釋達爾文的演化論根本是對演化論最大的誤解;希特勒就是犯了這個錯誤。

我們不應該用物競天擇來合理化弱肉強食,相反地,天擇說讓我們了解自然環境的重大影響,此時最『強』或『優良』的物種很可能在下一個時刻就因環境變遷而滅絕,就像恐龍一樣。」

 

美女若有所悟:「所以我們從演化論學到的應該是謙卑的態度,而不是這個沙豬有恃無恐的驕傲自大。」

 

「聰明的學生!」博士微笑點點頭。「而且人類能從所有物種中脫穎而出,靠的是彼此合作,而不是互相競爭。何況你不覺得人類的確與其他動物有著根本的不同嗎?沒有任何其他物種有像人類這樣的文化與心靈。如果你要用演化論來解釋這種進步,為什麼要倒退回去仿效雄性動物的到處播種呢?」

 

「你這麼說倒讓我想起一個吃素朋友的說法。我那時質疑道:看看自然界的動物,吃肉不是最符合自然的天性嗎?結果他反問我:那麼你是想退化成動物還是想進化至更高層次?」

 

「我是不曉得有沒有所謂的更高層次,不過我們的確不應該用生物本能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對啊,還在那邊義正嚴詞的說男人掌控『交配權』。喜歡到處交配不會投胎去作狗!」

「不用那麼生氣。其實換個角度看,女人擁有選擇權反而比男人更有權力,妳沒看自然界大都是雄性動物得爭奇鬥妍來吸引雌性的注意與垂愛。」

「沒錯!」美女看了看錶,驚呼;「啊,我得去趕赴約會了。」

「跟男朋友約會啊?」

「是其中一個男朋友。」美女微笑道:「我要好好的『選擇』,決定他們之中哪一個才配得上我的卵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