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多崎作的青春在二十歲那年就莫名其妙地嘎然而止。雖然他自此將心封閉起來,不再回顧,但內心深處還是難以忘懷,所以白妞與黑妞還是常常一起出現在夢裏與他纏綿,而且總是十六、七歲的模樣,象徵著他對青春的眷戀。那純真契合的友情,相信可以改變什麼的單純信念。

 

如果說夢裡的白妞象徵的是青春感性的那一面,那麼灰田則是象徵青春知性的那一面。少年的我們熱情地擁抱生命,同時好奇地思索真理。常與多崎作徹夜暢談哲理、音樂的灰田也無聲無息的突然從他生活中消失,一如他年少時的美好青春,不同的是,他特意留下一套唱片──李斯特的鋼琴曲《巡禮之年》。「那音樂和灰田聯繫著,也和白妞聯繫著。換句話說,那是把已各自分散的三個人聯繫在一起的血脈,那上面還留著紅色生鮮的血。」因為其中一首《鄉愁》正是白妞當年反覆彈奏的曲子。是的,鄉愁——這何嘗不是這本書的主旋律?一種對遠去不復返的青春歲月的鄉愁。

 

不獨多崎作有此鄉愁,其他四人也都眷戀不捨。正如紅仔說的:「留下來的我們,沒有出去外面的勇氣。害怕離開生長的土地,跟臭味相投的死黨分散。」然而四個人還是都散了。作以為只有自己被死黨拋棄,像一個人被丟下大海那樣被迫告別青春,但其實每個人都掉落海裏,望著代表青春、熱情、夢想的輪船遠去啊!「但那樣的至福不可能永遠繼續。樂園不知何時終究是會失去的。」

 

現實人生比較像是多崎作的工作。實際上火車站與軌道都已存在且正常運作著,並沒有建造全新車站的需求,作只能在現有的車站內作小小的修改。這與他的年少夢想或許有不小差距,但人生真的需要有「巨大跳躍」才有意義嗎?以死交換跳躍的綠川先生也說:「就那樣好好活下去吧。就算多麼單薄和平板,這人生還是有活下去的價值。」當多崎作的眼中不是只有自己,當他把心騰出空間給所愛的人,他才不會那麼耽溺於過去,才能將目光投向未來的人生。

 

美好的青春已逝,但「並不是一切都會消失在時間之流裡。」「我們那時候強烈的相信什麼,擁有可以強烈相信什麼的自己。那種心情並不會就那樣空虛的消失掉。」三十六歲的多崎作終於可以坦然向青春告別,帶著這樣的領悟迎向未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