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本《時間迴旋》將個人的生死大事及兒女私情與人類、乃至地球的命運相結合,成功地營造了世界末日前的荒蕪感與無力感,雖然最後因假想智慧生物提供了前往另一星球的通道,人類但求免於一死的卑微願望得以獲得滿足,但是如我在那篇書評所質疑的:這就是解答嗎?

 

畢竟對個人而言,可以轉化進入「第四年期」的秘方也不過是多了三十年的壽命;而對人類文明而言,《時間軸》揭露了四十年後的新世界:比較像是美國當初開拓西部的雜亂無章、個人各憑本事,而不是如同《時間迴旋》時期各國聯合尋求解決之道,以國家層級有計畫性的共同合作建立新文明。簡直就像一個癌症末期病人奮力對抗病魔,當奇蹟似的痊癒後,竟然沒有更加珍惜生命、把握時光,反而頹廢的虛擲光陰。新世界成了喪家之犬的苟延殘喘之地,如此的外來救贖有何意義?

上帝vs.螞蟻

可是假想智慧生物用透析膜將地球包覆起來長達四十億年,又建造可跨越時空的巨大拱門來拯救人類,如此耗時費力的龐大工程不會是沒有目的吧?難道假想智慧生物就此棄人類於不顧嗎?

 

抑或「假想智慧生物」這個名稱根本只是美麗的妄想,如同書中部分人物主張的:「它」並非一種擁有更高智慧的生物心中有任何藍圖,而只是群體網路所產生的「突現」,就像螞蟻看似有目的的行動並非蟻后所指揮,而是簡單基因的集體行為。

 

若按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它」甚至可能沒有意識到自我的存在,那麼將「它」視為智慧生物不過是人類期盼救贖與歸屬的片面想像,實際上人類並未受到特別眷顧,若是如此,情何以堪!(這樣的質疑也完全適用於宗教裡的上帝)。

 

於是還是有一批堅定的「信徒」堅信可以與假想智慧生物溝通,他們培育了能夠接收假想智慧生物訊息的孩童,希望能夠引領他們找到答案。實驗雖然成功了,但答案並未浮現,反而引出更令人深思的問題。

 

不朽的代價

首先,如上帝般萬能的假想智慧生物也像上帝一樣保持沉默,它既未揭露未來的計畫,也沒解答這些行動背後的目的。不過它倒是透過小男孩開了一道門:一道讓人通往不朽的門。

 

是的,不朽。無須藉用藥物延長壽命,也不必擔心衰老病痛,因為當你被接納成為假想智慧生物的一部分,你的意識即脫離會腐敗衰老的碳水化合物肉體,而寄託於可取材自無機萬物的假想智慧生物。只是你的意識是否還獨立存在?或是成為集體意識的一部分?如果不朽的代價是放棄自由意志,值得嗎?

 

書中人物有人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但也有人拒絕不朽,因為她很清楚那並不是她要的最終歸屬。當我們一心仰望天上,或許應該先好好感受當下的人間吧。最後再讓我引述羅素所說的話:「只有在極度絕望的基礎上,靈魂才能找到棲身之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