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在「千禧系列」第一集《龍紋身的女孩》中扮演輔助男主角布隆維斯特的莎蘭德,在第二集《玩火的女孩》這裏面的份量大為增加,變成是以她為故事主角。這倒是原本就在我們預期之內,因為一方面對讀者而言,莎蘭德原本就較布隆維斯特更有魅力;另一方面,對本身即致力於揭發瑞典不法組織的作者拉森而言,若要在他筆下的世界以更有效的方式伸張正義,顯然不鳥法律規範的電腦駭客莎蘭德才是不二人選。

不過,這第二集並不像一般的系列作品,只是另一件案件橫在主角前面。拉森藉由安排讓莎蘭德從前的夢靨再度找上她,除了讓我們得以一窺她的過去,了解莎蘭德如何成為今日之她;同時這個夢靨——一個不能說的祕密——也掀開了國家層級的黑暗交易。拉森,就像個計算精確的殺手,將瞄準鏡從上一集裡屬於中層結構的官僚體系,向上拉升至更高層級。


讓這個掩藏已久的祕密露出線頭的是跨國走私娼妓的案件:俄羅斯與波羅的海諸小國的年輕女性被誘騙至瑞典打工,結果卻被強迫賣淫。拉森在意的當然並非色情交易是否敗壞風俗;性本身無關道德,只要當事人心甘情願的話。(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一夜情或外遇可都是書中男女主角生活的一部分。)

 

也就是說問題不在於她們賣淫,而是她們被奴役。這種恃強凌弱的行為顯然是拉森所厭惡且無法容忍的;第一集《龍紋身的女孩》中莎蘭德被第二任監護人欺凌也是處於這種無法違逆的權力關係。而當公權力無法保護這些受害者時,自力救濟的私刑正義似乎也就理所當然了。於是莎蘭德在扮演復仇天使的同時,也為這些受害者——包括無法得到公權力保護的賣淫女孩,以及試圖追查而遭滅口的記者——伸張了正義。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並非莎蘭德路見不平,而只是恰恰因為此一人口販子的案件與她的個人恩怨有著相同的源頭。

 

而這個共同源頭不只是罪行的關鍵人物,如同前面提到的,他的特殊身分更是拉森得以將控訴瞄向國家機器的更高階層。瑞典政府給予這位叛逃的KGB特務政治庇護;先是因為他可以提供珍貴的情報資料,後來又為了政府自己的面子,高層派人不斷替他闖的禍處理善後;如此的縱容也造就他日後更大的罪行。政治庇護變成了包庇犯罪,這種不管善惡、只問價值的國家機器如何令人冀望它能彰顯正義?


於是莎蘭德必須挺身而出,而我們也看得大呼過癮。但是我得說這一集裡壞人的角色設定與結尾方式未免太老套,甚至是太「好萊塢」了!幕後主謀隱居郊外,身邊有著忠心耿耿又孔武有力的兒子當他的馬前卒;這與約翰‧康納利的《嗜殺族》完全相同。甚至最後主角隻身冒險前往壞人巢穴,負傷面臨生死存亡之際而獲救,也都一模一樣。而且將主謀的兒子寫成身材巨若金剛,赤手空拳完全奈何不了他;這不是典型的好萊塢電影中貼身保鏢的角色嗎?

 

並非我太過苛責,只是在知悉作者拉森特殊的寫作動機與個人境遇後,不免期待他的作品也能不落俗套。希望三部曲的最後一集不會令人失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