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委託房屋仲介售屋不到兩個禮拜,今天就成交了,而且成交價相當接近原本設定的價格。照理說這應該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但心中隱隱的沈重感卻令我雀躍不起來‧‧‧。

 

我們一開始就只有委託一家仲介,因為聽聞我們社區的房子還蠻搶手的,而且我們預計五個月後才搬,也就不急著多處委託。因此上星期當總幹事轉交給我一張另一家仲介的名片,說她來過好幾趟,急著幫一個客戶找我們社區的房子,希望我能與她聯絡時,我並未放在心上,認為只是一般房屋公司收集物件的手法。

昨天中午,我們所委託的仲介告訴我們週日前來看屋的客戶很中意我們房子,惟出價還有些差距。既然不急,我就沒有答應;於是仲介說他會再跟買方談,今天中午再跟我確認。就在掛斷電話沒多久後,我收到一封另一家房屋仲介的掛號信,心裏納悶著:怎麼寄張廣告傳單也用掛號?一打開,竟然是上星期那位留名片給我的簡小姐特地寫信來表達殷切之意。我頗欣賞她的用心,遂馬上回電話給她,而她果真在兩小時後就帶了她的客戶前來看屋。

 

來的是一位衣著樸實的瘦高男子。原來簡小姐之前已有兩次帶他來看過我們社區的房子,結果都被別人捷足先登。不過他一直未顯露好惡,也不多問,只是目光仔細的四處端詳。當我介紹至女兒的房間時,簡小姐補充說他也是兩個小女兒,我很自然地特別記在心上。最後他說希望第二天中午再帶老婆來看。

 

今天中午他們夫婦一起過來,兩人倒是一個樣兒,老婆也是一副波瀾不興,既沒讚賞也沒批評,只是帶著淡淡的微笑靜靜的聽我介紹。倒是我讓他們再自行瀏覽時,她在主臥室的大面窗前,望著窗外的景觀佇立了好一會兒,並在兒童房凝視出神了一下。最後簡小姐私下要我無論如何等她下午給我回覆,我誠實告知原來的買方出價尚有差距,所以應該可以等她。

 

沒料到下午三點鐘原來的仲介就直接帶著同意書登門拜訪,他已將差距拉得更小,等我點頭同意。我內心猶豫著是否應該拖延至晚上,給簡小姐一個機會,一方面卻又對那對夫婦中意房子的程度完全沒把握。於是決定與仲介就佣金部分展開磋商,看看簡小姐能否來得及在這中間來電回覆。過了三十分鐘,女兒突然發燒,於是我還是簽了字,趕緊帶女兒看醫生。

 

才到診所沒多久,就接到簡小姐電話說她已在社區等我,我告知正在診所不便多講,待返家再打給她。結果她竟然在那裡一直等到我回去。聽到我告知已簽字售出房子,她原本要告訴我那對夫婦已簽約同意的興奮眼神馬上轉為黯淡失落,喃喃道:『還想說他們終於盼到了。』接著又哀嘆:『我已經這麼努力了!』我只能稍加安慰後目送她離開。

 

晚上我們的仲介告知最後又將成交價拉到我們希望的價格,但我卻未因此而感到欣喜。自我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心底還是傾向將房子賣給那對夫婦,因為他們與我們一樣有兩個小女孩,令我有較強的同理心吧;我不免揣度那位老婆當時是否就在想像兩個小女兒在兒童房的情境。如今希望再度落空,想必會很失望吧。

 

另一方面,簡小姐的積極努力令我想起「認真的女人最美麗」的電視廣告。是啊,這種努力的態度令人感動,但現實面卻不一定會得到相同的回報呢。

 

開頭所說沖淡喜悅的沈重感,就是來自於這個無法成全的遺憾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rmeation
  • <p> "努力不一定會有回報,不努力一定不會有回報"</p>
    <p>以上來自於己身有感而發, 一個熱愛行銷工作的我~~~</p>
    <p> </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