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對村上春樹《1Q84》的解讀後,對於「邪惡滋生自良善純真的人群」這個觀點的思考,令我想到《打開史金納的箱子》這本書。書中的幾個心理學實驗或許可以作為此一觀點的佐證。而這些實驗也的確像個照妖鏡般,照出我們自我投射之理想形象下的原形。


l   服從權威


譬如說,我們自認不會傷害別人,即使在壓力之下,也能堅守道德的底線。然而在米爾格蘭〈Stanley Milgram〉的實驗中卻有高達六五%的受試者,即使聽見學習者受到電擊時痛苦的哀嚎,仍然狠心的繼續加強電擊,直到尖叫聲衝到高點後嘎然而止。他們都是自願參加實驗,事先也被告知如果不想繼續可以隨時停手離開,但是在穿著白袍的實驗主持人的指示之下,他們就是無法說不,完全服從此等極不人道的指令。


這些受試者都是如同你我這種平凡的普通人,他們並非冷酷無情,他們在實驗過程中也曾矛盾掙扎,結束後也會良心不安。但這更加說明了我們多麼容易服從權威──即使會與良心牴觸。所以承認吧,我們並非自己想像那麼勇敢與獨立,易地而處,我們或許也會成為邪惡的幫兇。


 

l   責任分散

即便沒有外在的壓力,我們也不見得就會發揮道德感。一九六四年紐約街頭一名女子被歹徒猛刺數刀,飽受凌虐。整個過程超過三十五分鐘,受害的女子曾經大聲呼救,周遭住戶至少有三十八個人在屋內隔著窗戶目睹此事件。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伸出援手,連報警都沒有!這可不需要道德勇氣,躲在屋內拿起電話報警何難之有?那麼如何解釋這個匪夷所思的現象?

 

心理學家達利〈John Darley〉與拉丹〈Bibb Latané〉二人設計實驗模擬上述案件的情境,結果發現團體人數愈多,會主動伸出援手的人數比例愈低。他們將此現象稱之為「責任分散」,也就是說人愈多我們愈覺得一定會有人出手解決,自己愈沒有責任。上述兇殺案的三十八個目擊者可能都認為別人會打電話報警,輪不到自己出面。另一種心理因素是害怕出糗的心態:如果大家都不表態,而我貿然行動卻證明自己狀況外的話,豈不是太丟臉了!所以為了避免被訕笑,即使事態嚴重也不願意率先行動,寧可自我安慰:既然大家都不這麼認為,那就表示事情一定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嚴重。


 

l   認知失調

有時候這種編造藉口自我安慰的心理會大到足以扭曲心靈。神祕教派的信徒變賣家產,齊聚一堂等待迎接教主宣稱的世界末日到來,當一切都沒發生,他們並未因此失望而鄙棄原來的信仰,反而解釋成是他們的信念感動上帝,才暫緩世界末日。事實明顯違背信仰,為了紓緩心中的矛盾衝擊,只好編造理由自圓其說;這並非為了要欺騙別人,而是要說服自己。這正是典型的費斯汀格〈Leon Festinger〉教授所提出的「認知失調」。


他曾將受試者分成兩組,一組說謊可得二十美元,另一組只能拿一美元。結果後者事後宣稱相信自己所言屬實的比例明顯高於前者。費斯汀格的解釋是,說謊可以得到二十美元明顯就是為了豐厚的酬勞,但為了區區一美元而說謊實在說不過去,只好否認自己說謊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他還曾調查大學兄弟會的入會儀式,發現受到捉弄欺凌的程度愈嚴重的新生,日後對團體的忠誠度也愈高。


 

所以要小心啊,我們不但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理性、有主見,而且若我們不幸跨出錯誤的第一步,或只是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正當的回應後,就很容易會違背理性與良知,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所幸研究發現,人一旦警覺有這些心理現象,就愈能夠避免自己重蹈覆轍。所以,且讓我們警惕在心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