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以前帕納大師和魔鬼打賭想像力與恐懼何者才是人類的驅動力,結果帕納勝出並贏得永生。數百年後他為了得到真愛,向惡魔換得青春,代價是當自己的女兒十六歲時要將她送給魔鬼。如今女兒將滿十六歲,帕納為了捍衛女兒,答應和魔鬼再賭一把,看誰先贏得五個靈魂。於是帕納大師要女兒、弟子和忠實的夥伴侏儒趕緊招攬客人,如果能讓他們在虛幻世界中選擇正道,帕納大師就能保住女兒。


出賣靈魂與魔鬼交易的故事架構雖然是師承《浮士德》,但是片尾結局的寓意倒是不落俗套。在競逐五個靈魂的過程中,我們以為重點在於帕納大師能引領人們向善或是魔鬼會誘發人心的黑暗面,然後從不同人在鏡中世界中所展現的各種內心慾望,呈現善惡掙扎的道德寓意。最後帕納輸掉比賽,似乎是要勸誡我們不要和魔鬼交易,否則最終會失去最珍貴的東西而懊悔不已。不過,直到結尾我們才發現並非如此;或者說,不只如此。

 

帕納以為已將女兒輸給魔鬼,但魔鬼雙手一攤,說她並不在他手上,因為她是個獨立的個體,他無法直接擁有她。於是我們才明白其實帕納無法將女兒當成物品般轉讓給魔鬼。帕納大師一直想要藉由影響別人在鏡中世界不受誘惑、沒有畏懼,做出正確的選擇,來讓自己獲得救贖。但真正能讓他得救的並非外人,而是他自己。他必須克服自己的恐懼——恐懼女兒離他而去。他必須承認女兒是個獨立自主的個體,她會自己選擇自己的道路。他必須放手讓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即使她會頭也不回的離去。〈我怎麼覺得這幾句話是在提醒自己?〉


片中充滿奇想的畫面與風格獨特的美術設計為這個有趣的故事增色不少,只不過導演沒有將節奏掌握好;若不是強尼戴普、裘德洛和柯林法洛的角色轉換,激起一些趣味,恐怕中段就會更乏味無力。只是衝著這幾個明星而來看這部電影的人可能會大失所望,因為他們其實只有露面短短幾分鐘的時間。

就算是為了一睹希斯萊傑最後的風采而來,恐怕也會感到遺憾,因為他在這部最後遺作中的角色顯然遠遠不如他在《黑暗騎士》中扮演的小丑。我不認為是因為他在拍片途中猝死而無法完整演出所致,真正的問題恐怕還是出在導演身上。他所飾演的東尼這個角色被拯救後的心態轉變為何?他跟隨帕納大師一行到處表演,究竟只是寄人籬下或有心向善?這些內心轉折都未交代清楚,也造成他在善惡之間的徘徊並未表現出掙扎的力道,反而顯得混淆不清。當然,片商將希斯萊傑當成主角大作宣傳,也可能造成我們過度期待而產生落差。

 

其實這部電影中我覺得最有趣的片段在於魔鬼初訪帕納大師時,帕納與眾弟子如誦經般不停吟詠故事,因為他們相信世界因此才會運轉;如果他們停止說故事,世界就會停滯不動。魔鬼嗤之以鼻,用法力令他們都閉上嘴巴無法說故事,結果證明世界安然無恙。面對魔鬼的嘲諷,帕納大師並未因此喪志,反而頓悟大笑:「顯然世界不是按照我說的故事運轉,那麼別處一定還有別人也在敘說故事,世界因此才繼續轉動。」這是個很有趣的觀點,可以聯想到莊周夢蝶,也可以聯想到量子力學的哥本哈根詮釋,甚至是多重宇宙。以導演泰利吉蘭(Terry Gilliam)的魔幻風格,應該也蠻適合循此拍出另一部不同的電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