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小孩房裡傳來撞擊聲。我前往查看,發現小女兒往牆壁猛撞。


「你在幹嘛?!」我不由得瞪大眼睛問。

 

「我要試試看能不能穿過牆壁。」

「別傻了,怎麼可能!」

她停下來,認真的問我:「爸爸,我們身體跟牆壁是不是都由原子構成的?」

「是啊。」

「而原子裏面大部分都是空的?」


我點點頭。如果原子像小巨蛋那麼大,原子核大概就只有一粒米那麼小,在空蕩蕩的空間中飛繞的電子更是比灰塵還小。

 

「所以這本書裡的一位美國將軍認為我們應該能穿過牆壁。」

「拜託,你幹嘛把小說人物的話當真?」

「可是還是有可能對不對?而且這不是小說,這裡面寫的都是真的。」


我接過她手上的書,「《瞪死一隻羊》?看這書名就是喜劇小說。」


「不是,這是一個記者的採訪報導。美國真的訓練部隊用念力瞪死一隻羊;還用《恐龍巴尼》的歌曲讓敵人崩潰喔。」

 

美國軍方相信穿牆術、念力,還用兒童歌曲對付敵人?這怎麼可能是真的!於是我放下手上正在讀的書,改看《瞪死一隻羊》這本書。

 

結果我是捧腹大笑地一口氣看完。也才明白它真的不是小說,而是真實事件的報導。

 

事實上,正因為這一切是真實的,才更顯得荒謬與可笑。而此等荒誕之事還是由美國軍方這種權威的、科技的機構認真執行,更具反諷意味。哈!丹‧布朗的最新小說《失落的符號》裡的女主角還以為自己是「知性科學」的先驅呢,殊不知美國政府早就偷偷在研究了。也難怪書中CIA對她的研究成果毫無興趣。

 

位居高位者竟然會相信超能力這種事,乍看之下似乎匪夷所思,但這其實只是反應了一般人也會有的偏執。就像有人相信外星人來過地球,有人相信通靈,有人相信世界末日〈乃有狂熱至集體自殺者〉,而他們只是恰好在那個可以作決策的位置,就像雷根也會諮詢星相學家。說起來,如果2008總統大選是由謝長廷勝出,也許我們的國軍現在就會進行分身術的研究呢。

 

等等,我感覺背後好像有目光射來。回頭一看,果然──

 

「庭,不要在我背後瞪我!沒有用的,而且我也不是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灰格爾
  • <p>世界上有笨人如謝長廷, 李嗣涔者誤信江湖術士之言與否定所謂"超常現象"的存在並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事情.</p>
    <p>而人性的弱點永遠可能讓政客或學者遭受老千的玩弄.</p>
    <p>而在上世紀80年代之前, 一說起外星人好像就只有科幻小說或者鄧尼肯之類的"另類作者"會提到. </p>
    <p>但90年代之後, 幾乎美國多數正規的大學天文學課本最後一章都在講"尋找外星生命"!</p>
    <p>難道是這些天文學家都開始迷信了?</p>
    <p>科學主題的熱與冷有其政治文化氛圍, 主題的選擇並不是客觀的, 更像是大眾對藝術風格的喜愛.</p>
    <p>所以精確一點的說法應該是: 許多人會相信或迷信江湖術士對超常現象的操弄,</p>
    <p>就像政客會操弄某些政治議題一樣. 但政治還是攸關大眾生活的領域,</p>
    <p>不會因政客的擺弄就成了無關緊要的領域.</p>
    <p>同理超常現象是一個嚴肅有待深入研究的科學領域!  </p>
    <p> </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