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調查員不擇手段地查緝某種違禁品,並奉令不得窺看,須當場逕行銷毀。當序章最後揭露它就是某文字作品時,自然令人馬上聯想到雷.布萊伯利(Ray Bradbury)半世紀前的經典作品:《華氏451度》;書中的消防員也是負責焚毀所有書籍。對此我不禁感到納悶:採用同樣的故事架構來闡述相同的主題,還能搞出什麼新意?

出乎意料地,進入主章節後竟然完全不是我原先想像的。原來政府查禁這首詩並非為了愚民,反而是要保護人民,因為它具有奇特的致命魔力‧‧‧‧。不但主題轉了個大彎,自作者改以倒敘的方式交代這本禁書如何出現在四○年代的巴黎開始,敘事的風格也從序章的科幻類型轉為帶有文學味道的筆法。當布魯東(Andre Breton,超現實主義之父)、杜象、達利‧‧‧等當時藝文界的名人一一出場,故事伴隨著真實的歷史事件展開時,我們也墜入那個時代背景的氛圍,不自覺的以為自己正在讀一本歷史懸疑小說了。

 

而被禁的這首弒魂詩」──《時間的黃金》──竟然宛如咒語般對閱讀者產生實質的重大影響,不禁令人想到《風之影》中小說裡的虛構角色竟然現身真實世界帶來死亡的陰影。至此,故事主題已非我原以為的「『老大哥』政府箝制人們心靈自由」這種賦有道德寓意的暮鼓晨鐘,反而比較像是著眼於書寫與閱讀之間的互動及其意義的探討了。

 

無奈到了後半部,場景跳至現代日本之後,原有的文學味道就逐漸消失,而前述的書寫/閱讀的各種可能性的探討原來也只是我個人的一廂情願。畢竟這是一本科幻小說,而不是文學作品,因此回歸原來的標準類型也是理所當然。而貫穿全書的禁詩著眼於「文字」、「心靈」與「時間」──這個在科幻小說中歷久彌新的主題──三者的互動,似乎也能激發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火花。結果,我的期待還是落空了,故事主題還是又回到序章所定調的──「老大哥」政府的冷血與殘酷。

 

雖然還是與《華氏451度》有所不同,但結局的安排竟是為了避免政府血腥鎮壓,所以禁詩的作者本人主動放棄這部作品的誕生。這樣的意涵不免會令人以為:當思想自由有礙於安逸的生活時,應封殺思想自由。諷刺的是,這不是《華氏451度》所堅決反對的嗎?!

 

這本書最後的收尾方式令我覺得有點虎頭蛇尾,畢竟它前面曾展現了許多傳統科幻類型以外的可能性,不免令人多所期待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