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否認地,作者盛顏的文字瑰麗絕美,令人傾倒。例如下面這段寫嘉樹刻意壓抑內心對女主角觀音奴的情愫,簡直是首詩了!

 

她笑的那一刻,嘉樹仿佛聽到了花骨朵綻開時啪的那一聲。如此容顏,近在咫尺,卻似有千里之遙,令他感到輕微的眩暈。月光像一匹冰涼的絲綢從指尖滑過,他合攏手指,卻什麼都握不住,靜了半刻,輕聲道:「那麼,你保重。」

令我不禁想起大學時期讀席慕蓉的新詩《七里香》與《無怨的青春》時的悸動。


只不過《三京畫本》雖然全書字句如詩,寫景如畫,但作為一本小說而言,我認為它並不是很成功。


盛顏不甘於只是書寫一個與現實無關的武林傳奇,因此特意結合南宋時期北方的遼國、金國與西夏的真實歷史,顯然不欲局限於詭譎江湖與兒女情長,還意在國破家亡之下的忠孝節義。然而正是此一強烈而明顯的企圖種下了敗筆。

 

蕭鐵驪這個角色正是背負國仇家恨的代表,但無論是寫他為部族力抗女真,以一擋百;或後來從軍報國,率兵死守居庸關,都未寫出磅礡的氣勢。雖然他力竭被俘,但因頗受禮遇又順利獲救,因此也毫無悲壯可言。觀音奴長於遼國,後回南宋與親生父母相聚,作者特意設定此一身分認同問題,卻未見迸發出兩國衝突引發的內心掙扎。

 

而關於史實的部分,一本小說應該是將之融入書中人物的生活中,但本書到了第二卷第四折《開國》,寫西遼的創建根本像是以大事紀寫簡史,而非故事了。因此對於盛顏將武俠小說與史實結合的企圖,我只能說是:有心布局,無力駕馭。


不知是盛顏因欲將格局做大而顧此失彼,或她本身的性格所致,她竟未將愛情寫得淋漓盡致。三個主角中,觀音奴天真無邪、袒袒蕩蕩;蕭鐵驪心繫家國,對觀音奴只有兄妹之情;唯有嘉樹一人心中愛恨交織,卻又偏偏理性冷靜。雖說情愛不一定要寫得纏綿悱惻、盪氣迴腸,但武俠小說總不該如此雲淡風輕吧?

 

當然續集或許尚有曲折轉變,可以拭目以待(不過末尾大夥兒在密魔之宮中倆倆配對似乎有點兒太好萊塢了)。但我以為盛顏如果企圖心不要太大,就好好專心寫個小品,或許更能與她的文字密切結合,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