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要比喻的話,這本書像是英式喜劇+提姆波頓+《蘇菲的世界》的綜合體。是的,這本看似插科打諢的科幻小說其實隱含了許多哲學問題。

 

最明顯的當然是宇宙的統治者這個角色。他像個哲學家離群索居,而且就宛若笛卡兒質疑我們將感官經驗當成客觀事實──你怎麼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夢境或假象?甚至記憶或已經發生的過去都不那麼可靠;他如此質疑:「我怎麼能判斷,過去不是為了彌補我立即感官知覺跟心理狀態間的差異,而編造出來的虛像呢?」

與此謙卑懷疑的態度成對比的是銀河總統柴法德。每個曾經進入「全方位觀點漩渦機」的人都因目睹整個無限的宇宙,乃悲歎自己的微不足道而崩潰,但柴法德進去後竟然更加自信的走出來,因為他看到的是自己的重要性!這種狂妄自大的自我中心觀點不就像有些宗教相信宇宙是上帝為人類創造的嗎?

 

另外書中亦提及倫理學的問題。其一:某個星球將三分之一的人哄騙飛往外太空殖民,好讓留下來的三分之二可以繼續好好生活。覺得惡劣可惡嗎?那麼設想另一個類似的情境:某客機的一具引擎壞了,除了行李外還必須拋下幾個乘客才能繼續飛行;那麼應該犧牲少數人以挽救其餘大多數嗎?若說不該,難道大家同歸於盡比較好嗎?若說應該,別忘了許多恐怖份子就是奉行此一原則而已。

 

其二:許多素食主義者認為殺生是不道德的,但如果某個動物自願被吃呢?就像宇宙盡頭的餐廳裡的主菜(牛)會跟客人自我介紹,以能被吃掉為榮。此時還要堅持吃牠是不道德的嗎?

 

這兩個雖然都是假設性的問題,但都明確地指出道德並無絕對的標準。

 

當然,「銀河便車系列」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並非這些嚴肅的哲學問題,而是在於充滿荒謬的詼諧與嘲諷。例如上面提到那隻親自問客人要吃哪個部位的牛,或是為了思考如何泡出真正的茶而卡住的超級電腦,還有不滿於畢生只能被動地上上下下,而想要左右移動甚至參與決策的存在主義電梯。(存在主義!又牽扯到哲學了。)所以即使忽略哲學層面,依然可以為書中逗人的情境忍俊不已。畢竟作者道格拉斯‧亞當斯本無意像喬斯坦‧賈德那樣試著教導讀者關於哲學的知識,他只是用哲學來嘲諷人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