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勝文槍擊案檢方偵查終結,認定是槍手誤擊。』

『對此偵辦結果,連勝文委由律師表示不服,不能接受!』

『邱毅痛批:把全國人當傻瓜!』

民主進步黨今天表示難以接受,當選無效之訴將持續進行。』

『政論名嘴譏為官兵保護強盜。』

 

檢方一個中性的結論卻造成立場相異的各方人馬無人可以接受,為什麼?難道不可能真的只是誤擊嗎?

每個人都需要意義,都相信每一事件背後必有其意義,尤其越是重大的事件,越不可能毫無意義。

──於是連勝文不可能被誤擊;他與阿扁的槍傷都太幸運而被懷疑是自導自演。

──於是我們需要因果報應的說法來解釋為何某人鴻運當頭或蒙無妄之災。

──於是我們喜歡陰謀論來闡述冠冕堂皇背後見不得人的故事。

──於是我們相信鬼魂外星人可以解釋常識無法理解的現象。
──於是我們要將滿天繁星編排成各種星座(雖然我總看不出形狀哪裡像)。
──於是我們總要在歷史數據(股市、匯市、樂透、‧‧‧)中找出規律。

 

我們難以接受有時真的純粹只是巧合,它就是發生了,背後沒有必然原因,也沒有重大意義。似乎巧合說或機率說會令我們無所適從,徬徨焦慮。我們渴望抓住些什麼,於是總在蛛絲馬跡中找尋意義,問題是我們往往只是找出心中早有定見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瑞棋 的頭像
張瑞棋

張瑞棋的部落格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灰格爾
  • <p>愚感覺你的懷疑論已經跟虛無主義相差半步了.</p>
    <p>從"人類可能在具體問題上會犯錯"</p>
    <p>推進到 "或許這些心智的構造物只不過是受制於強烈的心理需求", </p>
    <p>這個跳躍可不是運動會的跳遠比賽, 而是阿波羅號登陸月球!</p>
    <p> </p>
  • 灰格爾
  • <p>君所歸納的這些事件分屬於:</p>
    <p>(1) 刑案疑點</p>
    <p> (2) 生命禍福</p>
    <p> (3) 陰謀論</p>
    <p> (4) 超自然解釋方式</p>
    <p> (5) 圖像模式</p>
    <p> (6) 歷史規律</p>
    <p> 等不同的大類範疇.</p>
    <p> 但用一種心理需求作為"自變數" 來試圖涵蓋這麼巨大且不同的活動類型,</p>
    <p> 這種"心理學化"的意圖在愚看來就是一種根深蒂固的虛無主義.</p>
    <p> 因為它最核心的格言為:</p>
    <p>"反正一切到最後都只不過是一種個人心理需要在作祟罷了,  根本不具有任何意義, 也沒客觀性可言!"</p>
    <p>這將讓嚴肅探究這些領域問題的必要性成為不可能! </p>
    <p> </p>
    <p>  </p>
    [版主回覆01/26/2011 08:20:44]<p>我應該將"有時"二字用粗體字的。</p>
    <p>我並未否定這些領域的探討,只是看到那麼多人如此執拗堅信而完全忽略或否認客觀證據,不免感慨。</p>
    <p>懷疑論者不等於虛無主義吧?</p>
  • cathy
  • <p>與槍擊案無關.</p>
    <p>你在最後提到:'我們渴望抓住些什麼,於是總在蛛絲馬跡中找尋意義,問題是我們往往只是找出心中早有定見的意義。" 讓我突然覺得所謂的"自我實現"有那麼點弔詭的味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