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hilation (2018) Poster.jpg

 

沒看這部電影之前,我還以為這是部科幻災難片,講的是關於人類面臨滅絕危機的故事。畢竟「滅絕」這個詞,不免讓人聯想到地球過去幾次的生物大滅絕。因此我預期劇情不外是隕石帶來外星病菌,科學家怎麼防止病菌擴散,避免人類感染而死亡或突變之類的。結果完全與我料想的不同,而且看完之後,我腦中浮現的卻是與「滅絕」意義恰恰相反的詞——衍生。

 

(以下有雷,小心慎入)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pace X starman」的圖片搜尋結果

 

多年以後,人們仍將記得這個畫面:一個太空人駕著紅色的敞篷跑車,背景是漆黑太空中的藍色地球。他右手扶著方向盤,左手跨放在車門上,一派輕鬆猶如逍遙自在的西部牛仔,飛離地球,駛向未知的宇宙邊境。

 

當然這個叫Starman的太空人並不是真的人,而車子雖然是貨真價實的特斯拉電動跑車Roadster,但在太空中,它的動力根本派不上用場。說穿了,它的作用跟一塊石頭差不多,只是用以證明Space X有能力把太空船送到火星軌道,完成伊隆馬斯克把人類送上火星,建立殖民地的瘋狂夢想。

 

於是有人批評馬斯克任性,耗費鉅資發射火箭,竟然不放上有科學用途的探測器,硬要塞進他心愛的大玩具。唉,他們就是不懂,有時候,看似無用的事物影響更為深遠,作用更為巨大。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多崎作的青春在二十歲那年就莫名其妙地嘎然而止。雖然他自此將心封閉起來,不再回顧,但內心深處還是難以忘懷,所以白妞與黑妞還是常常一起出現在夢裏與他纏綿,而且總是十六、七歲的模樣,象徵著他對青春的眷戀。那純真契合的友情,相信可以改變什麼的單純信念。

 

如果說夢裡的白妞象徵的是青春感性的那一面,那麼灰田則是象徵青春知性的那一面。少年的我們熱情地擁抱生命,同時好奇地思索真理。常與多崎作徹夜暢談哲理、音樂的灰田也無聲無息的突然從他生活中消失,一如他年少時的美好青春,不同的是,他特意留下一套唱片──李斯特的鋼琴曲《巡禮之年》。「那音樂和灰田聯繫著,也和白妞聯繫著。換句話說,那是把已各自分散的三個人聯繫在一起的血脈,那上面還留著紅色生鮮的血。」因為其中一首《鄉愁》正是白妞當年反覆彈奏的曲子。是的,鄉愁——這何嘗不是這本書的主旋律?一種對遠去不復返的青春歲月的鄉愁。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憶的餘燼  

當歲月隨著時間流逝,最後只剩回憶能讓你回味曾有過絢麗精彩或安穩平淡的人生。然而,回憶不像黃金那樣永不褪色,無法永保鮮明,只能注定成為逐漸模糊的相片。就像書中主角感慨的:『隨著時光流轉,你卻愈來愈不確定自己是誰,愈來愈多重疊部分,愈來愈多謬誤的回憶。年輕時,你會記得自己還不長的人生的全部,但後來,你的記憶卻會像一堆碎布與補丁。』

 

張瑞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